2013年1月19日本站建立,国内最早的锤子手机信息网,QQ群①群226151459 ②群298869908 坚果群162632466

锤子科技001号员工朱萧木:产品交互是新时代的文学

锤子手机 锤子科技 146774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

锤子科技 001 号员工、产品总监朱萧木专访:

锤子科技001号员工朱萧木:产品交互是新时代的文学

锤子科技朱萧木

一篇《南方周末》特约撰稿

我们总喜欢用「贴标签」的方法论去快速认知一个人。比如,朱萧木最被大家熟悉的两个标签:锤子 001 号员工;建筑师跨界的产品经理。

不过,相比他人探寻「建筑师」与「产品经理」之间互动关系的好奇心,朱萧木可认为两者“没有必然的联系”。

如果硬要找一些跟「产品经理」这一职业密切关联的痕迹,可能是他最喜欢的一本书《一课经济学》,或者说,《南方周末》 2011 年的一篇文章。

那是朱萧木撰写的一篇关于占领华尔街的特约观察稿,他是当时为数不多在现场经历了整个事件的华人。

“我就在游行现场 Zuccotti Park 待了 20 天,跟所有人聊天 ,尝试着去理解当时境况下不同人的想法”;“记得当时还有一个厨房中心,给游行者提供各种餐饮。晚上会有人发被子,大家组织各种聊天,话题从艺术绘画到哲学史,很有意思。一拨拨明星赶场般过来,发表演讲,讲完就走”。

他喜欢观察人。「深谙人性」也是他多次强调的、做产品最核心的原则,虽然「人性」是一个看上去很抽象的东西。

“人性化的产品,当然不是你做出来一个东西,觉得特别牛逼,但只有你自己一个人会用”,朱萧木笑,“「懂人性」就是能够将心比心地进行模式切换,在不同用户的场景下尽量提供最简单的解决方式”,“说得更直接,就是能够理解最笨的人会怎么用,让他们都能用,都会用”。直到现在,锤子的产品团队还保持着勤刷社交网络的习惯,包括收集产品 bug 反馈,了解用户对具体功能的使用方法。

对于「人」的另一个问题 — 喜欢招什么样的人,朱萧木的答案是:自我驱动,有惊喜感。“做产品是没有正确答案的。所以也不存在有绝对答案的任务。我比较倾向的人是,布置一个任务,会充满主动性地认真全都调研一遍,呈现超出预期的结果 。甚至质疑你这个任务本身有问题,这个功能本身就是有错的”。

和方迟的一次争执

使用便签时,「添加图片」最频繁的场景是从相册选取还是直接的拍摄行为 ?

这个小细节背后,朱萧木曾和设计师方迟有过持久的争论。

方迟认为,锤子便签添加图片的功能小图标,应该用「相机」的 icon。朱萧木的观点则是,相机代表拍摄,但大多用户的使用场景是附注图片而非拿相机拍摄;另一方面,「图片」的语义已经包含了所拍摄的照片。

最后的解决方案就是呈现在大家面前的锤子便签。添加图片功能的小图标,是一个代表「图片」的 icon,但点击小图标呈现相册照片时,首张照片的视觉明显位置,便是「拍摄」的便捷入口。

类似的争执很多。“纯视觉的东西我们是不管的。但为了 UX (交互),产品会经常和 UI ‘打架’,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”。

“交互会影响到产品整体的感觉和用户体验,所以产品和交互是不应该分开的,要保持一致性 ”,“我对「产品经理」的认知是,负责一个产品的从生到死,包括之后的运营和推广”,“所以我们从一开始进行产品规划时,就会考虑到之后的发布会,营销的点,了解市面上的缺口等”。

在朱萧木看来,很多时候,产品就是提供问题的解决方案。而这些「问题」的解决方案的产生,一方面是平时使用场景中的不便和困难的积累和观察,比如,锤子的可选择截图功能,就是他在无数次截图中遇到“想要发截图给别人却只想截取其中一部分”的痛点。另一方面,则是在工作上被流程推动,一个 App 一个 App 地做功能推进。但即使是照顾整体性和工作流程,也同样能够「制造惊喜」。朱萧木提到了锤子的「抢拍」功能,“最初就是被硬件部门推进,需要多一个按钮照顾到工业设计的对称性 ,软件与此对应,就激发了通过这个按钮契合「抢拍」功能的想法诞生”。

不会往 Material Design 上靠太近

现在有 18 人的锤子产品团队很少用产品原型工具,用得最多的,是 Keynote 和各种文档工具。“ 2 个月一次版本迭代,工作量大,时间紧张,简单一张图,直接拿去沟通,会更高效,不会在形式上纠结和浪费太多时间”,“所以在锤子产品团队,很考验脑补和理解能力”,朱萧木笑。

最早期的时候,建筑出身的朱萧木主要帮助老罗整理 Keynote。谈到老罗的 Keynote 风格,“不能很华丽,一页纸不能超过一句话,一定要简洁,白背景、黑字,靠你讲出来”。

朱萧木很强调「风格」。“软件产品经理做的交互是新时代的文学,文学有相似性,但一定都能找到各自的风格,很难分高下和对错”。

锤子也有一套属于自己的、“特别固定”的风格:“比如,对 UI 的偏袒程度很高,一定要美要简单,不会在 UI 上妥协;比如,有温度的有趣的拟物;比如交互框架上,偏好横划,基本上没有长按”。

对于 Material Design 和拟物,朱萧木的回答很清晰。“我们会用拟物去传递一些有趣的有温度的东西,但比较复杂的、不该拟物的地方就一定不会拟物”,“ Material Design 对于大多数缺乏视觉规范的手机厂商是一件好事,但锤子有自己完善的视觉系统,我们会坚持这个方向。当然,UI 风格会不断进化和迭代,会更轻量,但不会往 Material Design 上靠太近 ”。


老罗手机网 , 版权所有丨转载请注明锤子科技001号员工朱萧木:产品交互是新时代的文学
喜欢 (0)
[yanyanasas@163.com]
分享 (0)